新华网 正文
多国央行货币政策进入“观望期” 超低利率副作用引普遍担忧
2019-12-02 07:37:51 来源: 经济参考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今年以来,为了应对经济增速下滑,超过30个国家的央行选择降息。不过,低利率对刺激经济的递减效用以及存在引发投资风险的副作用,令不少央行感到担忧。时至年底,一些央行密切观察前期政策效果,以便采取下一步举措。

  主要央行按下降息“暂停键”

  11月29日,韩国央行在调低经济增长预期的同时,维持基准利率不变。今年韩国经济增长乏力,为提振经济,韩国央行于7月和10月两度降息,基准利率累计下调0.5个百分点至纪录低位1.25%。分析人士认为,韩国央行选择按兵不动,是因为要评估前两次降息的效果。

  在7月、9月和10月连续实施预防性降息后,美联储累计降息幅度达75个基点。12月美联储议息会议将在上旬召开。近期,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利率期货数据显示,交易员预期12月进一步降息的概率下降至20%左右。分析师们认为,年内美联储进行第四次降息的必要性并不充分。

  澳大利亚联储12月3日将再度议息。澳大利亚联储主席洛威已经明确表示,下次降息可能会推迟到明年,政策目标只有取得了进展,才有足够理由再次降息。不少市场人士认为,本周澳大利亚联储可能不会进一步降息。10月1日,澳大利亚联储宣布降息0.25个百分点,利率从1%降至0.75%的历史新低,以刺激停滞不前的经济。这也是澳大利亚联储今年第三次下调利率。

  在加拿大央行行长波洛兹表示该国货币政策“大致恰当”之后,分析师已改变了该国央行明年初降息的预期,认为到明年年底前央行都将按兵不动。不过,鉴于贸易局势及其对大宗商品价格造成的影响,加拿大央行货币宽松的大门仍未彻底关闭。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11月29日表示,目前没有考虑进一步宽松政策,但是退出量化宽松为时尚早。业内人士据此推测,日本央行暂时不会采取进一步行动。

  各国经济数据表现不一

  降息之后,各国经济表现不一。

  美国近一个月的经济数据大部分略有起色,也成为年内不再降息的支持因素。美国经济增长在第三季度略有回升,10月美国耐用品订单创下九个月来最大增幅,发货量也出现反弹。不过,美国核心个人消费支出平减指数月率上升0.1%,使得核心通胀率在1.6%,低于目标。美联储认为,经济活动持续扩张,劳动力市场保持强劲以及对称性通胀接近2%的目标是可能实现的,但前景存在不确定性。

  韩国经济目前面临着出口和投资形势严峻、居民消费增速放缓等两大主要挑战。韩国央行近期将今明两年韩国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下调0.2个百分点至2%和2.3%。最新统计显示,韩国月度出口额已连续11个月同比下降,消费价格指数数月来持续走低。

  鉴于利率水平已降至历史新低,澳大利亚联储更倾向于年内按兵不动。澳大利亚联储主席洛威预计,2021年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率有望达到3%,没有必要步其他国家后尘实施量化宽松。目前,澳大利亚楼市逐渐企稳,矿产业也有止跌之势,但该国面临的内外部经济局势仍然严峻,尤其是就业与通胀表现仍然低迷,私人资本支出下降,零售销售、汽车销售、住房建设等表现疲弱,一些分析师认为,澳大利亚联储或在2020年进一步降息后开始量化宽松。

  虽然经历了最长的扩张期,日本第三季度经济增长仍然放缓至0.2%,这引发各界对日本经济见顶的担忧。自10月1日起销售税从8%提高至10%,10月日本零售销售应声同比大跌7.1%,创四年半最大降幅。日本央行始终对利率政策措辞谨慎,为进一步宽松留有余地。

  加拿大第三季度出口下降1.5%,拖累第三季度经济年增长率放缓至1.3%。加拿大出口数据已数次下滑,经济韧性正受到全球贸易争端的考验。加拿大统计局11月29日发布报告指出,由于企业削减库存,经济增长率预计进一步放缓。

  超低利率担忧挥之不去

  从全球范围内看,不少国家的利率处于历史低位,一些国家甚至出现了负利率。出于对经济增速下滑的担忧,许多央行选择维持宽松货币政策,以刺激经济增长。

  今年以来,30多个国家先后选择降息。市场人士认为,面对增长乏力的经济,收紧货币政策或使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的可能性不大。

  据彭博社报道,临近年底,包括欧洲央行和美联储在内的货币当局正为低利率政策推动的冒险行为感到担忧。他们警告称,廉价资金涌入经济可能刺激风险偏好,从而引发投资风险。值得注意的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市场充斥着种种冒险行为。

  从市场表现看,历史性的低利率正在扭曲市场。8月,全球约15万亿美元的投资级债务收益率为负,大约占债券市场的三分之一。股市方面,从美国到印度的股票指数都创下了历史新高。此外,主权债券的低收益率促使资金流向房地产市场以寻求更高回报。

  除了引发风险,业内对超低利率的政策效果一直存在争议。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的分析人员认为,澳大利亚连续降息的作用不大,因为可能会出现边际效用递减效应。

  前日本央行行长福井俊彦对量化宽松政策的态度颇为矛盾。他认为,1%是利率能够发挥作用的最低水平,这也可以给央行留出更多政策空间。但在超低的利率政策环境下,负利率对经济不利。(记者 周武英)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頔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巴黎:香街点灯
第二届纽约花灯游园会开幕
川藏线上的美丽风景
神奇“不冻河”

?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81125295736
菲律宾申博网上 申博现金网登入 菲律宾AG亚游注册开户 菲律宾申博在线开户优惠登入 申博太阳城代理开户
sb136.com 60kcd.com sun813.com sb669.com 54sbc.com
159sun.com js77.com sb23.com msc178.com 64sblive.com
申博138线上娱乐 黄金城代理 申博游戏桌面下载官网 msc359.com 37rfd.com